阿婉

我们在小孩和大人的城堡,盖一座城堡

不可以吃太胖噢,会被杀掉的。

你可以哀伤,然后用一双平静的眼面对未来。

晚上重温了《点墨与亭》,看完后心里终于找回了些许宁静。

很久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写过东西了。

每天都在忙忙碌碌的赶剧本,写着自己都觉得毫无意义的内容,好像自己努力写下更多文字,就离目标更近了一步。

但是,我的目标究竟在哪里呢?

刚写完《红》和《屋》的时候,我心里一阵狂喜,可惜并不是因为写出来自己十分满意的剧本,而是我在想,这样新颖的题材一定可以收到所谓“流量CV”的青睐,从而获得理想的收听率。

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,而我自己也尝到了功利心的副作用。当写本的目的不再纯粹,大众口味变成了身上的枷锁,我就再也没有找回当初写本行云流水的感觉。笔下的每一个字都蹦的很艰难,字不成句,句不成文,我挣扎在交本期限里,感到身心俱疲。

曾经有人问我:如果做出来的东西没人听,为什么要做呢,自娱自乐么?这句话对我影响至深,以至于成了我自己胆小怯懦的挡箭牌。

把该做的事情做完,把该写的东西写好,名利自得。

好的故事为先,名利为后,若是忘了这个道理,本末倒置,还谈何初心?

我心里惧怕的是什么,追求的又是什么,我看不清。其实,也无需看清。

我喜欢文字,我离不开这个圈子,我渴望向听众讲述一个故事——

在陡崖边前进,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平衡自己,未来可期。 




快高考了

说不紧张是假的,每天漫无目的的灌下一杯杯咖啡,明明不爱苦味,又只能靠苦味刺激下麻木的味蕾

依旧睡不着,依旧看不进书

睡前看见平安阿福的募集推送,想也没想就拍下一份草垫。大雄就睡在旁边,肚皮朝上,悠然的打呼噜,让人想把世界所有的美好双手奉上。明天要降温了,下周要降雪了,又是不知道多少流浪毛孩子的末日……朋友的质疑多少让我愤怒,内心就是不能容忍任何世间险恶玷污了这些善。我们一路奋战,不是为了改变世界,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。

无论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事 只要戴上耳机 打开音乐 五月天就在你的身边

🏊🏻🏊🏻🏊🏻

三刷闪灵以后被吓到大中午的做噩梦
想到第一次看闪灵的时候边喝养乐多边啃红薯干,看完笑嘻嘻的说骗子一点不恐怖,恨不得咬掉舌头